Tsuruko_

RDJ本命底线。盾铁all铁,大米屌allDick,不会画画文笔渣渣也不会开车…专注清水一万年。

【贱铁】It's not worthy(未完)

Summary:Tony很有钱。然后他遇见了想要钱的雇佣兵。
Relationship:Wade Wilson/Tony Stark,Wade Wilson&Tony Stark
Warning:
*私设多成狗,OOC都怪我
*只是百八十年前的脑洞我自己都不记得剧情了…所以会坑orz
*不知道是哪个宇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西皮割腿肉的产物
*我也不知道这是友情向还是CP向…


“你有钱,”Wade说,“超多的。”
“是啊,那又怎样?”Tony努力不去看那个红黑相间的人。
“你可以雇佣我。我是一个雇佣兵。”
“为什么?”Tony笑了,“我可是伟大天才的钢铁侠啊。”
“但你已经死了。”Wade说。


在生与死的过渡地带,身穿破烂战甲的钢铁侠和红黑相间的雇佣兵并肩站立着。
要是Tony脑袋里的时钟没有因为死亡而出错的话,那雇佣兵应该已经喋喋不休了半个小时了。
而他终于点明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安静。
“是啊,那我还雇佣你干嘛?”Tony顿了一下,还是没有看他,“那些钱甚至已经不是我的了。”
“我可以帮你复活啊。”Wade凑到他面前,说,“然后你再把钱给我。”
“复活?”Tony嗤之以鼻,“你在这里不正说明你已经死了吗?你又有什么能力将我复活?”
“你果然没有好好听我说话,甜心,”Wade长叹一声,“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Deadpool,我永远不死,但我可以死去。※”
“好吧,就算你真的不死,那又怎么将我复活呢,小丑先生?”
“悄悄告诉你,”Deadpool的面罩碰到了他的耳朵,而就算是隔了一层面罩Tony也感受到了男人身上的热度,“我和死亡女神Hela有一腿,信我宝贝,她辣透了。”
那是个充满诱惑的语调,像是Tony所能想到的世界上最好的男低音歌唱家在耳边的邀请。而该死的,那根本就不是一句真正意义上的邀请——更像是调情,还带有Tony Stark本人再熟悉不过的,炫耀的味道。

-TBC-

※私设,死侍可以在生死之间穿梭,因为Hela给了他这个能力_(:3」∠)_


去填个志愿先( •̅_•̅ )

【蝙蝠铁】后妈情结 Step Mother Issue1

Warning:

×只是一个脑洞!未完而且非常可能坑!冷西皮关爱自己割腿肉的产物。

×很短……

×本章盾铁过去式提及(一丢丢)!盾铁过去式提及(一丢丢)!盾铁过去式提及(一丢丢)!不能接受的请不要看下去了……

×我就是喜欢宠着钢铁侠或者钢铁女侠我不管,他/她值得和所有人在一起QWQ

×OOC请原谅我,我在尽自己最大努力还原这些人在一起的情况……

Relationship:蝙蝠侠/性转!铁(Toni),性转!铁&Dick Grayson

Summary:蝙蝠侠和钢铁女侠在一起了。而接下来就是继母继子关系的问题。


1 Dick Grayson的场合


男人的吐息温柔地擦过Toni的耳畔,“恐怕比较难办的,是他。”

Bruce和Toni坐在客厅的沙发上,Toni舔了舔指尖上糖霜的残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Bruce的怀里。

Toni咯咯笑起来,“我知道、我知道。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混蛋过呢?想当初我追队长那会儿……”

Bruce不满地咬了咬她的耳垂,“你最好别在我面前提他。”

“你好?谁才是在外面有了亲生儿子会跑会跳会打人了的那位?”Toni抬高了声音回敬道。

“嗯……抱歉打扰了你们的对话,不过你们有人看到了冰箱里的那盒甜甜圈了……呃……”

Dick站在门口,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打扰他们说话,然后他看到了茶几上的空盒子。

Toni睁大双眼,“噢天哪,Dick,太抱歉了,我看到冰箱里有,当时也没人在家,我就拿了,没想到……”

Dick温柔地笑笑,“没关系的,我还以为是Jason还是Damian为了防止我吃掉把它们拿走了……我会叫Alf多买几盒,你知道,既然我们两个都那么喜欢的话。”

她松了一口气,“当然,有你真是太好了——因为我们似乎是这个家里最有品位的两个人了。街角伊莲娜那家甜品店的糖霜甜甜圈简直是一绝。”

“英雄所见略同,我还很喜欢她做的巧克力甜甜圈。”Dick深以为然地点头。

“把自己的战甲漆成金红两色的人没有资格说这话。”Bruce开口,“还有你,Dick,要不是Alf给你修改了制服的话你现在可能已经以影响市容的罪名被收进治安所了。”

Toni翻了个白眼,“行行行,就你一身黑色最经典,最有品味了。”

“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我改变主意了,可能等不及Alf去买我就要因为缺乏甜甜圈而离世了。我向来是个行动派。”Dick插话,转身欲走。

“嘿Dick,”Toni叫住了他,握住了身边男人的手,“就说一声,我们两个并没有在真正地吵架——你明白吧?”

Dick大笑,走出了客厅,“当然了,关于小D的玩笑,谁没开过呢?”


-TBC-


Dick应该是和Toni相处最好的人之一,接受力也比较强……啊,这两个都是我的心头肉啊嘤嘤嘤

【虫铁】早餐奶

(这一篇是很久之前在虫铁群里发的……orz又放上来真的好吗?)



其实已经日上三竿了,前一天晚上熬夜升级系统的Tony才迷迷糊糊地在Friday的催促下爬起来,拿着自己的SI印花杯想要去装一杯早安咖啡。
“Uh-uh,一起来就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噢,Mr.Stark。”
Tony瞪大了眼睛,本来还缠绕着大脑的昏沉睡意被面前突然多出来的脸惊吓得一扫而空。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稳住自己的手,不让咖啡杯掉落砸到自己的脚。
Spider Man吊挂在半空中,黑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小屁孩你…这么早来这里干嘛?”红色的面罩近在咫尺,少年似乎还嫌不够,伸出手拉下了面罩,露出了下巴和嘴唇,鼻尖几乎要碰到Tony的鼻尖。
见到自己叫醒Tony的目的达成了,少年的唇角扬起了一个俏皮的弧度。
“今天是周末,我过来玩玩,不行吗?早安,Mr.Stark。”
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收起了蛛丝,轻巧地落在地上,完全脱掉了面罩,清澈的双眼微笑地注视着Tony,顺手拿过了他手中的咖啡杯,推着他到沙发上坐下。“听Friday说你昨晚很晚才睡,早上起来就应该喝一杯牛奶啊,空腹喝咖啡可是很伤胃的。”Peter一边说着,一边去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塞到他手中。
“得了吧,这么多年我都是喝咖啡过来的,也没觉得我的胃要罢工了或者什么的。你怎么比pepper还唠叨。”Tony看着牛奶皱眉,“牛奶是给你们这种小屁孩长身体喝的。”伸出手要把杯子还给Peter。
“要是Miss.Potts在这里,她肯定也会这样说的。”Peter不接,“我已经喝过了。”
“那就没办法了,只好倒掉了。”Tony耸肩,想往水槽走去。
“牛奶?倒掉?”他叫到。这两个词是Peter Parker的词典里永远不会拼在一起的,他想都没想就Thwip的一声用蛛网固定住了浪费的大人的一只脚。
Tony好气又好笑,“Kid,没必要这么大动静吧。我又不喝,你又不喝,放在这里也很快会坏掉的。”
Peter咬咬牙,走近Tony,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在Tony露出一脸得逞笑容的时候毫无征兆地的贴上Tony的唇,将口里温暖了些许的醇香液体渡给了他。







对了…好像空腹喝牛奶会导致拉肚子。

Peter担忧地守在厕所门外,后知后觉地想。

“Mr.Stark…你还好吧?需要我帮你拿药过来吗?”他气势不足地呼唤。

“PETER PARKER取消你进入我工作室的权限一个星期!!!”

门内的人咬牙切齿地喊。

百八十年前画的WW.....

【保存文档】母上让我清手机

彼得潘飞在空中,看着甲板上的船长穿上了他金红色的铠甲。
奇迹。他想,这只能用奇迹来形容吧。
在整艘船上,他看到船长合上面罩前的笑容,棕色的瞳孔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他,他忍不住脸红心跳,扭过头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的死敌。

1
在成为彼得潘之前,Peter Parker是闻名遐迩的蜘蛛侠。
那个明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蜘蛛侠,却希望一辈子都不明白这个用至亲性命换来的道理。
在当了2年的蜘蛛侠后,城市里出现了另一个蜘蛛侠,有点像毒液的黑色制服,但是却是一个令人安心的小蜘蛛侠。正巧这时上一任彼得潘找到他,并问他“你愿不愿意用你未来的无限可能让你的本叔回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彼得潘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职业的名字。
一个永远不会长大,永远保持青春活力,永远欢乐无忧的职业。
多好啊,他答应了,也看到了前任彼得潘脸上释然的笑容。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会放弃这么好的职业,但是,管他的,答应了他,纽约有另外的人来守护,我还可以找回我的本叔。
我再无牵挂。他义无反顾。

2
时光倒流,岁月停止,他顺利地成为了彼得潘,变回了15岁的少年,与梅婶和本叔住在梦幻岛上。
相对于蜘蛛侠来说,彼得潘这个职业真是太轻松了。在梦幻岛上你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没有JJJ的大嘴巴,没有章鱼博士的骚扰,超级反派只会出现在那些怀念蜘蛛侠生涯的梦里。他还可以毫不费力地在空中飞翔,连喷气背包都不需要。让地心引力通通见鬼去吧。(不过说真的,他还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喷气背包,正想着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梦幻岛万岁。)
不过梦幻岛除了他就没有别的人了,于是他只能平时跟自己自言自语,每找到下一批小孩子的时候他总是兴奋地停不下话语,向他们介绍着梦幻岛的种种。
“嘘那是斑比,它现在才刚出生没多久呢,连自己的爸爸是鹿王都不知道。”
“看啊,辛巴!对了你们会唱哈库呐玛塔塔吗?我可是从小听着这首歌长大的。对了我长不大。”
“这里的东西可不能随便吃,热带丛林容易拉肚子。”
“彼得潘怎么比妈妈还啰嗦…?”小孩子们有时会嘀咕。


当彼得潘不能爱人。因为年龄过小的诅咒
船长专门跟他作对。船长也是职业
彼得潘要杀Tony,但是不能杀死双方。保持平衡
最后PP放弃了彼得潘,本叔。???待定

【保存文档】母上让我清手机

03
新的一天。
Steve走进教室的时候环视了一圈,发现人还没到齐——好吧这里的人单单指Tony。他刚在座位上坐下,Tony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Steve旁边。
其实幼儿园没有固定的座位安排,他只是本能地坐到了Steve这里。
“早上好,Tony。”Steve温和地问好。
Tony小脸红扑扑的,“呼…呼…早,早啊,Ste...”
“Steeeeeeeeve!”
门口传来一声欢呼,一个小男孩冲向了小圆桌旁的Steve,一把抱住了他。Coulson的手还停留在牵着他的动作上。
“bucky!”Steve又惊又喜,“你怎么在这?”
“我也搬家啦!好哥们儿嘛,就是要同进退,共生死嘛!”Bucky豪气冲天地拍拍自己的胸脯,一副“哥们儿我罩你”的老大哥样子,又补充了一句,“事实上是我爸爸工作调动到这边来啦,我也就跟过来上这里的幼儿园了。”
“Bucky Barnes!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再去跟小朋友们玩!”Coulson叫到,“你不能只跟Steve一个人玩呀!”
Bucky耸耸肩,像个小大人似的走到了教室前面。
“啊,我叫Bucky Barnes,是Steve的好哥们儿,以前和他是邻居。”他模仿着大人的语气,故作潇洒地作着自我介绍。突然,他看到了小女孩Natasha。
Bucky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保存文档】母上让我清手机

全都是杜撰,如果有错误………请当平行宇宙看可以吗_(:3 」∠ )_
*Dick 10岁,大概,虽然这个年龄

“Dick,你最想选择的武器是什么?”Bruce在一次体质锻炼结束之后问他,“根据你自身的喜好,你可以选择…长矛,双棍,甚至鞭子,”他带他走过蝙蝠洞里庞大的兵器库,“不太建议你选弓箭,毕竟我们有绿箭一家就够了。”
Dick沉思着,他的目光扫过一种种武器,反射出的寒光倒映在他眼底。
“或者,”Bruce接着说,“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都学,不过就谈不上最精通,最顺手的了,毕竟学得越多,学的越杂,有时候反而还没有精通一种武器来得好。”
“我想…我肯定要都会,但是相对来说…最喜欢的可能还是,双棍吧。”Dick抬起头。
双棍,可攻能守,不易致死,是居家旅行必备的防身工具。Dick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我真是把batman打斗的精髓学了个十成十。
“双棍吗……”Bruce思索了一下,说,“那你就跟着她去学吧…她应该很有经验。”
“她?…螳螂女士?”Dick疑惑道。
“不是,是——”

“Natasha Romanoff。你们好。”
Dick稍微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个身材曼妙,风情万种却据说有着致命武力的女人,此时此刻她只穿了一身普通的套装,被套裙包裹的臀部线条流畅诱人。
“Bruce Wayne,你好。”Bruce大方地伸出手,“以后Dick就麻烦你了,不过他还只是个孩子,一些训练强度希望你能把握好分寸。”
“相信我,没人比我更知道怎么训练这个年龄的孩子了。”Natasha轻笑,“不过男孩子,我还是头一回接手。”
“呃…我还是没搞清楚状况。”Dick出声询问,“我要跟这位…Romanoff女士学习双棍吗?”
“叫我Natasha就好。”红发的女性伸出手揉了揉Dick的头,“以后就由我来负责你对双棍的训练了。”
她的手很漂亮,一点都不像练家子的人啊…Dick想着。

超棒的太太!!好温暖!!

ktomine:

昨晚爆肝画给小伙伴们的高考加油x粗糙的很不过好像也没时间细化了hhh。
高考加油❤️


(其他正联成员呢?他们和囧叔一起缩小密度了(滚

【DamiDick】The fallen leaves(未完)

推荐bgm:The fallen leaves(Dan Gibson)


“没有人会比我更难过了。”
Damian推开Dick的门,看着午后金色的阳光被窗子切割成一块块,原本沉寂的尘埃由于突如其来的对流而被惊吓得四处游荡,在阳光下他们的踪迹暴露无遗。
他就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然后走进去,反手轻轻地关上了门。
秋日的午后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只蝉还在苟延残喘,一心想彰显自己的存在结果却只能让Damian感到心烦。偶尔一只麻雀落在窗外的树上,叫唤一声又扑棱棱地飞走,然后再来一只,一次又一次。
Dick的房间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整齐过了。被子折得四四方方叠在枕头上,床单白得没有一丝情感。Pennyworth一定是来整理过了。他为什么这么多事?
Damian在Dick的床上坐下,然后闭上双眼躺倒在上面,试图唤醒过去的记忆。
他记得万圣节的时候Dick随手抽过这张白床单把自己罩住,还试图把他也“吞进肚子”。他尝试过挣扎,却不知是因为自己的力气不如对方大还是看见他俏皮的笑颜而动摇了心神——明明是自己的长辈却露出那么幼稚的神情——而任由他将自己罩在床单下。
“Grayson,你真是幼稚得可笑。”
两人脸对脸,挤在Dick制造出的狭小的空间里。Damian看着Dick充满笑意的眼睛,迸出这样一句话。
猝不及防地被Dick点了一下鼻尖,他恶狠狠地瞪他。
“小d,你才多大呀,不要老是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好不好,拿出一点小孩子应有的朝气来呀。”





不行,卡文了

【笠黄笠无差】世界最强PG

今天是前辈生日啊!!!祝前辈生日快乐!!!

正文

同样是队长,笠松幸男给黄濑的感觉却与赤司征十郎截然不同。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人吧……!既没有太多的篮球天赋又不够小赤司的气魄和风度…」他腹诽,表面上在部活中还是维持非常彬彬有礼的后辈形象。
“笠松前辈,今天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他摆出得体的微笑。
笠松从训练单上移开目光,转向他,皱眉道,“黄濑你今天还是基础训练,和一军一起,不准偷懒,要使出全力啊。”
“是的!请放心!”他一口答应,但是在训练中仍然只使出五六成。
「啊啊…反正不管怎么说都不如我吧…就算不是使出全力也一样可以应付过关吧…?要不是小赤司说大家还要在篮球部,这里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黄濑凉太是个很好的演员。他伪装出来的样子完美无缺,一个尊敬前辈,待人和蔼,篮球又打得非常好的形象被所有人接受。
“那个奇迹世代的黄濑凉太啊,不仅人长的好看,打球打的好,就连态度都那么虚心好学!”海常篮球部内的球员都是这样评价他的。
“喂(喂)(我)说笠松啊,为(什)么你每(次)看黄濑都(是)一副(很)不爽(的)模样啊?”今天的早川还是吞字吞得很厉害。
“总觉得…他还在隐瞒着什么…”笠松慢慢地说,握紧了手中的毛巾,“感觉…很别扭…”
“嗯?是哪里不对吗?”森山也加入谈话,“感觉黄濑君是非常礼貌的人呢,部活也有认真在做吧。”
“…”
笠松看向在球场上游刃有余的那个身影,精致的脸上是一副悠哉的表情,嘴角噙着标准的模特儿微笑,一个上篮惹得场外围观的女生尖叫连连。
自从黄濑凉太来了以后,篮球部部活的时候比过去热闹多了,充斥着脸色羞红的女生的尖叫和嘀咕。
“黄濑,”待到黄濑走下场,他叫道,“今天部活结束后你留下来一下。”
“是!”他答应得干脆。

“所以…有什么事吗,笠松前辈?”
天色渐暗,安静的篮球馆里只剩两人相对着站在在明亮的灯光下,影子被局限在脚边。
“我们,来One On One吧。”笠松从一旁拿起一个篮球,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
“诶?和我One On One?认真的吗?”黄濑完全没有料到自己新的队长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笠松前辈就这么有信心?”
“不是有信心,只是想确定一些事情。”笠松开始运球,“那么,开始吧。”

一对一的过程比黄濑想的要长,他本以为像这种资质平凡的人不会花上很多时间。可是对方眼中的神情让他心中一凛。那是…拼尽全力,希望击败劲敌的认真眼神。
“嘛…有点意思。”他轻嘲,手上的动作却不如之前随意,甚至放松的身体渐渐紧绷,散漫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久违的锐利。
结果以黄濑5比笠松4告终。黄濑擦着汗笑着对笠松说,“啊…笠松前辈不愧是学长,真的很厉害呢,我好久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笠松打断他,“你也知道你很久没这么紧张了啊。”他的声音不如赤司清冷,却一字一句重重地敲打在黄濑心上。漆黑的瞳对上他的,黄濑在里面看到自己愕然的面孔。
“笠松前辈……?”
“你在训练的时候,完全是放松的,对吗?你觉得自己是「奇迹的世代」,你觉得这里的人都不如你,所以觉得没有认真训练的必要?每天在球场上,你都只出了五六成力吧,甚至在跟我打的时候,你都只是七成。是,我承认我不如你那样有天赋,我也知道你作为一个运动天才对运动的态度——但是至少我每天有认真的训练,”笠松的语速不快,但是黄濑却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这是我们海常高校篮球部,对于部员的基本要求。如果你不能做到,”一顿,“就请你退出这里。我们不需要吊儿郎当的球员。每个人只有认真才能取得进步,才能取得想要的胜利。”最后的话语甚至有点冰冷。
黄濑愣愣地看着笠松。
“我…”
笠松的表情柔和下来,“我知道你们「奇迹的世代」现在全都不在同一个学校,大概也能猜到是为什么。黄濑,你的目标还是他们,你现在不更加努力怎么行呢。”
黄濑平静下来,他阖上双眸,长叹了一口气。“是…前辈,是我的错。我过于骄傲了。”再睁开,波光流转的眸子里全是坚定,“我会在这里,用尽我的全力的…打败其他的奇迹……!证明海常!”更是…证明自己!

笠松笑了,他看到了他眼睛里的坚定,“我相信你…那么从今以后,黄濑凉太,你愿意作为我们海常的王牌,带领整支队伍走向胜利吗?”
“那当然了!除了我黄濑凉太,又有谁更适合做王牌这个位置啊……啊!!好痛!!前辈你为什么踹我啊??”
笠松看着面前泪眼汪汪的王牌,额头上似有青筋突起,“我说你,不要给点阳光就灿烂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你看上去很欠揍的啊喂!”
“嘛真是的……前辈怎么舍得踹凉太啦!凉太可是模特啊!”
“就踹你了怎么了?前辈对后辈就是要好好教训啊!”
“呜呜前辈好狠心……”泪眼汪汪。
“喂话说,你什么时候改叫前辈了啊,还有你不是很高冷的模特吗!怎么现在感觉这么没节操…”
“嘛前辈不知道吗?以前在帝光的我就是这样的呀——而且不是凉太认可的人还不能看到凉太这样的呢!”
“我突然后悔我要这样干…早知道就不找你了…”
“诶??!前辈好过分……”



这就是黄濑凉太怎样成为海常的王牌的过程。
同样是队长,同样带着“敬”的感情,可是两个人却截然不同。
他说,小赤司让人感到的,更多是“畏”,畏惧过于强大的人,畏惧过分控制一切的事。
他说,前辈让人感到的,是“尊”。尊重他的努力和付出,尊重他的建议和批评。
前辈更能让他尊重,就算不是最出色的,但是他所做出的事,能让人由心底里感到佩服。
“前辈——”
7月29日,零点,电话被接起。
“黄濑,什么事?这么晚。”
“嘛——”
他说。
“祝世界最强PG,笠松幸男,生日快乐!”